在悲痛中坚强前行 —— 记潍医附院援鄂医疗队队员季宏志

作者:文:陳冬梅來源:宣傳部發布時間:2020-03-26浏覽次數:1117

2020年2月13日,季宏志做爲濰醫附院第四批援鄂醫療隊隊員出征湖北。援鄂的38天,注定成爲季宏志這輩子最難忘的經曆,緊張、勇敢、悲痛、煎熬,抉擇與堅持、溫暖與感動,構成了他在黃岡武穴戰疫的關鍵詞。來到抗疫一線的第五天,也是季宏志正式進入病區開始戰鬥的第一天,母親病情突然惡化不幸去世,做爲家中獨子的他收到消息後嚎啕大哭、傷心欲絕。電話那頭是親人的噩耗,電話這頭又有需要救治的無數新冠肺炎患者,經過片刻考慮,他做出了艱難抉擇,決定暫時隱瞞這個消息。稍做休整,眼含熱淚的季宏志轉身又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全身心的忙碌,也許暫時會讓他緩解悲傷。

季宏志,中共党员,战神娱乐附屬醫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硕士研究生,山东省第十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增援湖北省武穴市第一人民医院妇幼病区。母亲去世的时候,他正在抢救别人的亲人,使命在肩,职责在身,在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受到疫情威胁时,他隐忍悲痛选择坚守在疫情防控第一线。

援鄂出发 没有亲人的送别却饱含深情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作爲一名呼吸科醫生,季宏志第一時間便投入到醫院緊張的疫情防控工作中。期間,濰醫附院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援鄂醫療隊相繼出發,在接到醫院緊急集結第四批馳援湖北醫療隊指令後,作爲一名黨員,作爲一名職業醫生,他幾乎沒有思考就報名出征。出征湖北的前一天晚上接到通知時,他正在值夜班,此時的季宏志,已經在醫院連續值班10余天了。

季宏志堅持值完了夜班這班崗,出發前都沒顧上回家愛人通了電話,同爲醫務工作者的妻子十分理解丈夫的選擇,我知道的性格一定會報名請戰的我能做的就是照顧好父母和孩子,讓他安心一點。天蒙蒙亮的時候,季宏志的父親把簡單的行李送到醫院,叮囑兒子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看著父親離去的背影,季宏志不想讓自己思考太多,母親因爲腦溢血臥床一年有余,大女兒四歲天真可愛,小女兒一歲才學會叫爸爸,此時的季宏志何嘗不想守著父母守著妻,可是新冠肺炎疫情形勢異常嚴峻,家有病人的他此刻更能感同身受疫區的患者和他們的家庭對健康的強烈渴盼,這股無形的力量推著他踏上了馳援湖北的路程。

一個人背著行李出發,沒有因爲形單影只而難過。其實在季宏志的家裏有個不成文的約定,不管誰外出學習或出差,都不送行,不願感受離別的氣氛;但歸來時,一定接站,共享團聚的喜悅。這次援鄂出發前一樣沒有親人的送別,卻飽含深情。

再次回想當初報名請戰,季宏志說,“我報名時考慮到母親病情暫時還算穩定,家裏又有姑姑幫助照顧孩子,和愛人商量後我也覺得自己能脫得開身去前線,畢竟那裏需要更多的醫務人員,而我又是呼吸科的醫生,責無旁貸。萬萬沒想到母親病情突然惡化,沒能見母親最後一面是終身遺憾,但我不後悔來湖北。”他相信如果母親有知,一定能夠理解,也會支持他這麽做。

一线戰疫 身后背负的是千斤重擔

季宏志增援的武穴市第一人民医院妇幼病区原为武穴市妇幼保健院在建院区,和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一样,这里也尚未竣工交付使用,疫情发生后紧急临时被改造成新冠肺炎患者收治病区。医疗队抵达医院后,发现该病区不仅环境条件差,医务人员和医疗物资也很缺乏。但季宏志很快投入到“戰疫”中了,他连夜熟悉各方面情况、梳理流程,迅速與队友们进入医院,接管各项工作,收治病人。熟悉掌握所在医院的医疗系统,了解病人情况,配合战友为患者下医嘱、写病史……

和季宏志同一批的戰友大都是三十多歲的青年醫生,對大多數人而言,都是第一次面對規模如此之大的疫情。武穴收治確診患者的病區共有三個,婦幼一病區收治的確診患者有三十多名。季宏志像照顧親人一樣照顧病人,當看到患者中有年紀大的老人時,他也會想起自己臥床在家的母親,他原本想等戰疫勝利後趕緊回到父母身邊盡一個兒子的責任。

擦干眼泪,打起精神,忙碌起来可以让他暂时忘掉悲伤。一次队长张勇在布置任务,“今天查房,进仓医生……”话音未落,季宏生便抢着说,“我去,张队,我是呼吸专业的我先进去”。在得到批准后,季宏志一边一层一层穿着防护服,一边再次讨论每个病人的病情变化和进仓后检查和询问内容,及病人的诊治方案。这让一旁的战友李博不由得在心里为他竖起大拇指。李博也是武穴增援的医生,虽然與季宏志才合作几天,却对他印象深刻,“我们二人交班时,他仔仔细细记录着我说的病人夜间病情变化,并不时询问两句病人的心理状况,不一会儿一张A4的纸张已经密密麻麻记录下来,看来他是一个对病人很细心的很有责任心的医生。”后来李博在日记中这样写道,“这是一个有担当的医生。我们的队伍有这么多像小季这样优秀的医生,荆楚大地的病魔也不会肆虐太久,我们的胜利指日可待。”

可誰又會知道,季宏志一絲不苟堅持工作的背後,背負的是千斤重擔。季宏志剛來湖北的時候,疫情形勢相當嚴峻,像武穴這樣的縣城,醫務人員比較緊張,但值得欣慰的是,在全國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整個湖北的情況都在好轉,季宏志所在的醫院確診患者的數量也由一開始的三十多人減到十幾人,患者有減無增,清零在即。一想到這些,季宏志的心情就能好一些,他知道這正是他現在所做的事情的全部意義。

家人的理解與支持也是让季宏志安下心来坚持工作重要因素。季宏志的大家庭和谐、融洽、质朴,每天休息的时候季宏志都会與家人视频报平安;为了能让季宏志放心,他的姑姑干脆住到了他家照顾孩子;还有他的阿姨们,母亲生病卧床时三天两头前来看望,对此,季宏志心怀感恩。母亲去世后,爱人每天都和他通电话,安慰他,希望他能尽快平复下来,别伤了身体,更别影响了工作。二姨怕他承受不住,发微信劝慰他,“孩子,你妈的事我们怕你分心本想瞒着你,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就要想开啊。二姨很挂着你,你一定要坚强起来,保护好自己,多给你爸报平安,家人都很好,我们等你顺顺利利早日回来。”朴实的话语又惹得季宏志泪水涟涟。

终身抱憾 却从未后悔去湖北的决定

未能送母亲最后一程让季宏志终身抱憾,但他从不后悔去湖北的决定,国难当前总是要有人站出来。季宏志来湖北前有过很多设想,患者能尽快康复與家人团聚,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会很快胜利,他能顺利完成任务回家與父母妻女团聚……只是未曾想到,母亲的病情会突然恶化。沉重的打击折磨得季宏志夜夜难以入睡,可是为了不影响工作,他强忍悲痛,继续投入到“戰疫”中去。“只要工作起来就忘了”,对季宏志来说,每天工作的6小时是忘记悲伤的6小时。

“我之所以隐瞒了这件事,一是在那种紧张的情况下不愿因为个人的事情影响了大家的情绪,二是害怕大家的安慰,大家的关心,这让我更加思念我的母亲。我时刻紧绷着一根弦,很怕遇到最后的那根稻草,那时那刻,我希望表面一切正常,而我,必须集中精力全神贯注的投入到工作中,我绝不允许自己出现半点闪失。”按照疫情期间的规定,逝者当天就要安葬,即使季宏志在一线隐瞒了母亲去世的消息,因为他的爱人與他同在潍医附院工作,这件事还是由医院传到了一线。一线的同行们无不震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平日这个“拼命三郎”般的小伙子,工作中病案分析逻辑清楚、诊治方案全面细致、对待病人如同亲人的季医生,是历经了怎样的煎熬,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武穴分隊隊長張勇在知道這件後非常痛心,“母親去世前的牽挂,去世時的痛苦,扛住了這樣的精神重壓,季宏志圓滿完成了醫療隊交給的醫療工作,表現了黨員的模範作用,讓我們所有隊員欽佩和感動!”就在臨來湖北前的出征儀式上,張勇還關切的問過季宏志家裏是否都安排好了,沒想到突然發生這件事,他無法想象自己的隊員圓滿完成任務的背後承受了怎樣的煎熬。

据潍医附院呼吸内科主任高福生介绍,季宏志平日工作主动担当,勇挑重担,除临床工作之外,还担任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内科学基地秘书,协助基地主任为内科基地的规范化建设和提高内科住培工作的质量做了大量具体细致的工作。担任呼吸系病学硕士点秘书,参與硕士研究生招生和管理的全过程,为提高研究生培养质量做出了贡献。在2018年临床医学专业认证期间,季宏志全身心投入到认证工作,在母亲住院病危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出色完成各项工作,并连续多年被评为战神娱乐“优秀教师”。让高福生深为感动和震憾的是这个小伙子的坚强,“在不知道如何安慰季宏志的时候却收到他发来的信息,说已知道母亲去世了,并请我放心,一定化悲痛为力量,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保证圆满完成疫情防控任务。看到他的信息,我泪水盈眶,我为有如此坚强的同事而感到自豪。”

同去增援的同事高增豔這樣評價季宏志,工作認真心細,只要是季宏志接管的患者,其病情、每一項檢驗檢查結果,乃至患者的煩惱和家庭情況,他都掌握的清清楚楚,記得明明白白。在門診或者病房,經常聽到患者或者家屬說:我找季大夫……患者的信任是對醫生而言是莫大的榮耀。我慶幸有這麽一位優秀的同事,他是我的榜樣,引導我不斷進步。

“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既然我选择了湖北,我就要履行好医生的职责與使命。”终于,季宏志增援的武穴市第一人民医院妇幼病区新冠肺炎患者清零了!顺利完成救援任务的他也将和战友们一起回到离别近两个月的家乡。收拾行李的那晚,季宏志的心早已飞回了潍坊,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到母亲的坟头痛痛快快哭一场,向母亲诉说离别思念之苦,未尽孝道之痛。今夜,离开武穴的前一夜,季宏志知道这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也许还会像之前的许多个夜晚一样,迷糊的睡去,哭泣着醒来……

321日,季宏志和戰友們順利完成任務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程。趕往機場的大巴車上,他歸心似箭。望向窗外,武穴人民自發前來歡送,他們眼噙熱淚,高舉條幅致敬新時代最可愛的人,武穴人民永遠銘記您,揮舞國旗,依依不舍,季宏志的眼眶再次濕潤,心中五味雜陳。國難當前,面對至親去世,季宏志选择了在悲痛中坚强前行。没有豪言,更无壮语,季宏志以实际行动诠释了医者仁心、大爱无疆的崇高精神,践行了共产党员的初心與使命,担当與作为。季宏志相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徹底勝利的捷報馬上就會傳來,而這就是他對母親最好的告慰


Copyright ? 战神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5002386鲁公网安备 37070502000027号